《霸王别姬》告别故人的第 17 年,再没有一部国产片能达到这样的高度

时间:2020-04-02 15:11:05阅读:4
《霸王别姬》是最好的华语片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其中张国荣的人戏合一的表演功不可没。
  • 剧情片音乐
    段小楼(张丰毅)与程蝶衣(张国荣)是一对打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,两人一个演生,一个饰旦,一向配合天衣无缝,尤…

  中国电影史上有很多让人难忘的瞬间,而其中最为耀眼的那一刻,则是 1994 年在戛纳,陈凯歌携张国荣巩俐张丰毅 等明星捧回了象征着最高荣誉的金棕榈大奖。

  有人说《霸王别姬》是最好的华语片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

  其中张国荣的人戏合一的表演功不可没。

  就在前不久,韩国宣布将在 4 月 1 日也就是今天重映《霸王别姬》,不过因为疫情,最终只能遗憾的推迟了这个档期。

  《霸王别姬》作为京剧,唱的是秦末项羽兵败被困时,慷慨悲歌,与爱妾虞姬和爱马诀别的故事。

  而电影则以这出戏,唱响了中国整部近代史,以及在历史红尘里的一出时代悲剧。

  小豆子(马明威 饰)(马明威 饰)是可怜的孩子,因为出生在妓院,小小年纪就被母亲剁了畸形的手指扔到了戏园子里学戏。

  可是在当时,唱戏的都是下三滥,上不了台面。

  和小豆子一起训练的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孩子,每个人的身上都是伤痕累累,训练受的伤和师父责罚打的伤,让人区分不出。

  这是个凭本事吃饭的行当,想吃戏的饭,那就得拼命的练。

  小豆子因为总是唱不对词被师父三番五次打骂," 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 " 唱的是他自己,却不是戏里的虞姬。

  他的师哥为了纠正这个毛病,不得已将烟锅狠狠杵到了他的嘴巴里,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,

  他含着泪,在众人面前,终于唱出了那句原本的戏词 " 我本是女娇娥 "。

  不疯魔,不成活。

  小豆子转身一变成名角儿程蝶衣(张国荣 饰),他演活了虞姬,和师哥段小楼(张丰毅 饰)合作的《霸王别姬》更是享誉京城。

  众人的掌声中,程蝶衣的眼神总是投向他身边的男人——他的师哥。

  可是段小楼却没有程蝶衣那般痴迷,唱完了戏,他该逛妓院逛妓院,该喝花酒喝花酒。

  他的风流作风让程蝶衣大为不满,最终,妓院头牌菊仙(巩俐 饰)的出现,让兄弟两个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裂痕。

  彼时在戏班里,日子过得清贫,但兄弟两个人相互依偎,互相照顾。曾经,程蝶衣会想起师哥承诺的那句 " 和你唱一辈子戏 ",

  但现在,他却搂着一个风尘女子,将允诺抛至九霄云外。

  菊仙是个明事理的女人,虽然出身于妓院,她懂得人情,看得清世故。

  她怎么不懂程蝶衣的心思?她懂,所以她才会默不作声,她知道,所以她才一而再再而三纵容着程蝶衣和丈夫段小楼纠缠不清。

  可是日本人进城了,再辉煌的舞台也要挂上耻辱的 " 大东亚共荣圈 " 的标语。

  太平盛世,角儿是众人仰望的对象,是高不可攀的星月。

  战乱时,角儿不过是供人消遣的玩物。

  段小楼有气魄,他不愿意给日本人唱,于是他被抓了,而程蝶衣虽然恨日本人,但他并没有对 " 给日本人唱戏 " 有任何抵抗。

  给日本人唱,给老爷太太唱,还是给普通老百姓唱,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,他爱的是戏。

  可是段小楼在出来后第一句先是质问,然后啐了他一口。

  这是两个人的又一次分歧,程蝶衣也因为这次解救,成了他日后身败名裂的一个引子。

  抗战结束了,他却因为汉奸罪被抓了起来。

  段小楼欲阻拦被打,菊仙也因为动了胎气不得已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尽管段小楼跑前跑后托关系,但菊仙还是在开庭审判前见了程蝶衣,还递上了段小楼的亲笔信。

  两个人因为身份,只能做一辈子的对手,但结果是惨烈的,程蝶衣没有赢过一次。

  在段小楼被 " 抢走 " 的那段日子里,程蝶衣从京城名望袁四爷(葛优 饰)(葛优 饰)身上了找到了某种缺失。

  袁四爷也是戏痴,但对楚霸王无感,却对程蝶衣的虞姬情有独钟。

 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经历了晚清、经历了民国又经历了战乱的无所不能的大人物,最终在众人的 " 打倒 " 声中,死了。

  死的如此简单,简单到震撼。

  他的死刺激了程蝶衣,一个从小就在戏园子里长大的孩子,不懂政治,不懂战争,当他对世界的认知因为时代的巨变被一次次颠覆的时候,他失去了方向。

  一个雨夜,他伏在窗边偷窥了段小楼和菊仙的夫妻生活,那种纠结和愤恨让他痛苦不堪。

  但在戒烟时,他又会靠在菊仙的身上,和她达到了片刻的和解。

  程蝶衣的身上满满都是时代的烙印,当他以为他捡回来的孩子小四(李春 饰)(雷汉 饰)能接他的班,将戏曲发扬光大,可是小四却以下犯上,最终和他分道扬镳。

  对于戏曲,他要的是纯粹的精神上的一种富足,但小四要的只是成为名角背后的权势和名利。

  动荡不安的 10 年里,程蝶衣和段小楼被打倒,而 " 审判 " 他们的,偏偏是曾经低头仰望他们的小四。

  程蝶衣毫无疑问是飘在天上的,他不问世事,更不贪富贵,他关心的在乎的只有两样,一样是师哥,一样是戏曲。

  可是当师哥被一群群情激奋的红 / 卫兵的批斗时,他为了脱困,竟然将矛头指向了他的师弟程蝶衣。

  他将程蝶衣说的一文不值,说成了肮脏的丑恶的怪物。

  那一刻,程蝶衣的精神世界塌了,可是他爱这个男人爱到此刻依然愿意为他的疯狂寻找合理的解释。

  于是他也开始揭发,他揭发菊仙是个旧社会的妓女,师哥就是娶了她,才会一步错步步错。

  疯癫的年代,疯癫的批斗大会,程蝶衣将隐藏在心里十几年的话统统说了出来。

  而段小楼为了自保,什么爱,什么情,都不如命重要。

  他附和了程蝶衣的说法,但那些言语却将菊仙捅成了重伤,直至死亡。

  时代看到了那片大地上发生的一切,残忍却又真实。

  人生就是由无数个岔口组成的,纵使程蝶衣再走一遍,他还是会选择抱回小四,还是会登台表演,还是会和菊仙为敌,还是会不疯魔不成活。

  这就是命。

  最后的那次登台,当程蝶衣再次唱出 " 我本是男儿郎,又不是女娇娥 " 时,又被段小楼纠正了错误。

  从这里开始,又在这里结束,风尘滚滚,看不透的依然是人心。

  霸王是个假霸王,虞姬却是真虞姬。

  人呐,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