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三世枕上书第53集剧情

(剧情已更新到第56集,共56集)
人气:464°更新时间:2020-03-14 10:30:32

剧集选择

添加剧情
1-3233-56

第53集:东华凤九大婚突发事变 渺落杀害煦旸挣脱封印

  凤九在与帝君玩耍的时候,撒娇卖萌地央求他让灵鸟给自己跳百鸟朝凤,并许诺自己也会跳舞给他看。帝君看着凤九这般小女儿模样,心下甚慰,知道她每每在外人面前客客气气,其实都是假装出来的端庄老成,如今这般才是她的真性情,比之以前她对自己守着诸般礼制,他更喜欢这个爱撒娇的小白。当初渺落曾说过,在帝君心底看到了一片佛铃花海,不知道那后面藏着谁,其实帝君自己心里清楚,那时他心里藏着的,就是那只红色的小狐狸,虽非男女之情,于他却也是意义不同的。

  帝君一面弹着箜篌给凤九伴奏,一面欣赏她的婀娜舞姿。看着凤九那清丽无双的面容,帝君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清丽的容颜竟也可以用艳字来形容,那温软眼波中的撩拨,令他不觉痴迷,于是这段舞曲,便终止在了一场旖旎鸳梦之中。

  大婚前一日,帝君带着凤九回了九重天,凤九看到为自己准备的那袭华丽到令人咋舌的礼服,不禁大为吃惊,没想到帝君竟然如此看重这场婚宴。两人正在相依相偎地亲热时,谢孤涿谎凵卦诿磐馇蠹劬闹胁幻庥行┎辉谩

  原来,叶青缇被重造的仙躯终于清醒了过来,谢孤渲溃缃褚训搅朔锞盼肚噻径尚尬氖焙颍獠徘袄辞蠹锞拧7锞盼叛裕奔幢阋嫠ビ内に荆肚噻径尚尬弥缛招扌校缮上伞5劬惶饣埃奔淳屠淞肆常话炎プ》锞牛蛔妓ァP还渖碌劬崆ㄅ约海辖粽伊烁鼋杩诹锪恕

  凤九以为帝君这是吃了醋,于是便跟他解释了一番,称自己欠了叶青缇一命,一定要还报于他。帝君其实是担心以凤九这堪堪三万岁的些许修为,倘若再去掉一半,等到她飞升上神之时,若是自己不能够守在她身边,她将无法扛过那劫难,但见自己无论如何都说服不了凤九,便提出要替她去给叶青缇渡修为,却被凤九拒绝了,他只好退而求其次,让凤九等到大婚之后,由自己陪同一起去,凤九想了想便答应了。

凤九为帝君起舞

  帝君跟着凤九学会了做糖醋鱼,在一次次地烹饪中,他的糖醋鱼做得渐得凤九真传。两人正在守着帝君刚刚出锅的糖醋鱼,打算动筷时,重霖进来,遮遮掩掩地称,有些事要请帝君亲自示下,帝君知道他有话要说,便随他出去了。凤九以为是婚宴的事需要帝君定夺,便没有太在意。

  按照习俗,婚礼前夜,新郎新娘是不能见面的,于是凤九便亲手为帝君熬制了补汤,待他回来后嘱咐他一定要按时喝下,便离开太晨宫,回到了青丘。

  白奕直到此时,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忐忑,总觉得这门婚事不是那么太靠谱,可是看着女儿兴高采烈待嫁的模样,只能将一切藏在心里,郑重嘱咐了她一番,提醒她到了天宫,切不可如在青丘一般任性,千万要稳重自持。他还想告诉凤九,假如将来帝君有负于她,青丘永远是她的家,可凤九却不等他把话说完,便接口道,帝君待自己很好,请他放心。白奕心中万般不舍,只能暗自伤感。

  之前重霖欲言又止地来找帝君,是因为姬蘅(刘雨欣 饰)让人传了话,想要求见帝君,被帝君拒绝了。姬蘅不甘心,便让重霖将孟昊留给她的那片龙鳞拿去给帝君,请他务必见自己一面,而她自己,则冒着秋水之毒加重,甚至丧命的危险,又去了白水山,当年孟昊羽化的地方。

  帝君见到那片龙鳞,犹豫片刻,还是赶去了白水山。姬蘅激动万分,请求帝君看在自己父亲的份上,再给自己一次机会,哪怕是留自己在太晨宫做一个卑微的小仙娥也好,哪知帝君却一口拒绝。姬蘅闻言,心中绝望,便疯狂地赌上了父亲对帝君的所有情分,以他留下的龙鳞来要挟帝君休妻,逼他将帝后的位置永远空置,永生不娶。帝君闻言,睨了姬蘅一眼,眼含厌恶地称,孟昊一定想不到,他的女儿会这般用掉自己给他的承诺。姬蘅看到帝君的眼神,知道自己所谋尽皆落空,从此再不可能与他有任何瓜葛,想想自己冒着毒发身亡的危险,引他来到此地,最终却落得个如此下场,她不禁痛哭失声,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。

姬蘅逼迫帝君践诺

  第二天便是凤九翘首期盼的大婚之日,可是谁也没想到,宾客都到了,青丘长辈们亲自送凤九到了碧海苍灵,却迟迟不见帝君露面,凤九身穿华服独自坐在内殿,心中忐忑不已。眼看着离吉时只有半个时辰了,重霖匆匆来见凤九,提议若是帝君无法赶来,便将今日的婚宴改为普通酒宴,反正当初下发请帖时,也已经明确表示是补办的亲宴,这亲宴办成什么样子,众仙也不知晓,这样就算帝君不露面,也不会惹人非议,更不会给青丘招来耻笑。

  凤九虽然知道,父母亲其实都是将这场亲宴看作是真正的婚宴,但若是帝君真的有事不能赶到,重霖所说的,不失为一个好法子,于是便点头答应了。重霖再次替帝君解释道,他老人家甚为看重这场婚宴,若是他真的无法赶到,也一定是被什么重要的事绊住了,绝不是不在意她,而自己蒙帝君信任,得以全权操办这场婚宴,无论待会出现什么变故,自己都会护住她。

  而此时,魔族之内,煦D和燕池悟(刘芮麟 饰)则得到了帝君亲自送姬蘅回来的消息,两人匆匆跑去查看,见姬蘅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,身上的秋水毒已经泛滥,她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不堪,煦D大惊,连忙询问妹妹是怎么回事。姬蘅没脸说出实情,只能沉默不语,帝君冷冷地称,自己平生最恨人百般痴缠,此前虽然对曾有孟昊一诺,但许什么诺是由自己说了算,自己救她一命,化去她身上秋水之毒,再为她在魔族谋个安稳,也算是还了孟昊当年之情,从此,龙鳞销毁,她是生是死再与自己无关,自己不想再见到她。说完,帝君又向煦D魔君下令,命他收回成命,令姬蘅重回魔族,从此不得再踏出魔族半步。煦D闻言吃惊不已,却不敢不从。

  帝君为绝后患,不再与姬蘅有任何牵扯,等不及慢慢化去她身上的秋水之毒,便将其全部引到了自己身上。之后,他正打算离开时,煦D将禁地有异动之事相告,请求他助自己一臂之力,他只好让燕池悟去一趟碧海苍灵,将此间的事相告,让她务必等着自己,而后便动身去了禁地。帝君走后,煦D让燕池悟先护送姬蘅到自己的一处隐秘之所养伤,燕池悟觉得耽搁不了帝君的交代,便带着姬蘅离开了。

凤九大婚帝君缺席婚宴

  再说碧海苍灵,婚宴结束,送走了各路神仙以后,白奕又收到了帝君竟然抱着姬蘅去了魔族的消息,他又惊又怒,去询问凤九,见她竟然还一味替帝君打掩护,一时心急之下,便将姬蘅的事说了出来,欲带她回青丘去。凤九听了这个消息,本来也是大受打击,但见重霖跪地苦苦相劝,她便决定与他去一趟魔族,当面向帝君问个清楚。

  等到两人赶到魔族后,帝君已经去了禁地,燕池悟也刚刚带着姬蘅离开,凤九从煦D口中听说,帝君果然是带着姬蘅回了魔族,心下大同=痛,当下也不再多问,同重霖打了声招呼便回了青丘。

  重霖刚想赶上去,就听一道嚣张的笑声传来,抬头一看,竟是聂初寅出现在了大殿上,而这个聂初寅,却是渺落的化相幻化成的,真正的聂初寅此刻已被帝君困在了禁地。原来,渺落等不及要拿回血泪,听说了帝君要大婚的消息后,便命令聂初寅,在他大婚之日动手除掉煦D,夺取血泪,令帝君无暇顾及魔族这边的动向。

  渺落的化相经过幻化,只有一击之功,而就在这一息之间,煦D魔君便惨死在了她的手下。重霖赶到禁地,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帝君,帝君立刻便明白,妙义渊有变,他立刻便带着重霖赶了过去。而此刻,渺落的原身已经收回了那滴血泪,挣脱了帝君的禁制。

  被燕池悟送到了隐秘之地的姬蘅,此刻也是悔恨不已,她流着泪对燕池悟说,自己为了心中的那份执念,已经变成了连自己都讨厌的人。虽然如此,但在追了姬蘅几万年的燕池悟看来,她依旧是天下间最美好的女子,他劝慰了姬蘅一番,真诚地对她表示,从前她在月下吟诗,曾借着那首诗问过闽酥,可会有人为了自己逆流而上,闽酥当年没有给出的答案,今天自己给她:那个为她逆流而上的人就是自己,为了她,自己就算掀翻了九重天也在所不辞。姬蘅被这番话感动了,她再三叮嘱燕池悟,一定要平安回来。

上一集剧情(第52集)
--== 选择主题 ==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