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9集剧情

(剧情已更新到第56集,共56集)
人气:479°更新时间:2020-03-12 17:06:23

剧集选择

添加剧情
1-3233-56

第29集: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9集

  在凤九的指导下,洁绿郡主他们将那陷阱改造得不知道又上升了几个档次,凤九最后施法,在上面幻化出了几块木板,将陷阱遮得严严实实,便笑着叮嘱相里萌,过后记得将那位倒霉的仙伯掉下去的经过,原原本本讲给自己听,然后便跑去向夫子交自己的书抄去了。

  没过多时,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大家兴奋地等着看好戏,哪知来人进门后,大家才发现,来授课的竟是帝君本尊,众人顿时又惊又喜,连忙向他见礼。燕池悟(刘芮麟 饰)一见东华(高伟光 饰)帝君,气不打一处来,当时便炸了毛,吵吵嚷嚷地冲着他叫嚷起来,在一旁陪同的夫子连忙训斥他,相里萌也赶紧拉住了跳脚的燕池悟。

  众人此时都有些紧张,眼看着帝君他老人家一步步走近了那个陷阱,大家顿时提起了一颗心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幸亏相里萌机灵,他出言叫住了东华帝君,称今日外面天气晴好,不如将茶席课搬到外面的白露林中去上,众人也连忙附和。夫子生怕怠慢了帝君,闻言连忙训斥相里萌,东华帝君却有意无意看了一眼那个陷阱,痛快地答应了下来,夫子这才没了话说。

  东华帝君转身向外走时,又想起来燕池悟刚刚指责自己的话,便回过头来对燕池悟道,他其实应该向自己道谢。话中之意是,虽然因自己之故,他才被困此地半年之久,但也因此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姬蘅(刘雨欣 饰),说起来还是该谢谢自己才对。燕池悟听了这话又炸了毛,粗脖子红脸地和东华帝君吵了起来,夫子见状,气得上前责骂燕池悟,却不小心一脚踩进了陷阱里,瞬间便掉了下去。众人都被这一变故吓傻了,相里萌呆了一呆,才向东华帝君勉强一笑,表示要带人去寻回夫子,说完便与众人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  凤九捧着自己抄的书,在夫子门外等了半天,也没见到他的人。就在凤九等得都快睡着的时候,相里萌他们一脸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,见到凤九后,相里萌满脸歉疚地告诉她,夫子扬言要扒了她的皮,让她善自珍重。凤九听得云里雾里,正在盘算着,要不要赶快把书抄送过去,好让他消消气,燕池悟就在此时走了过来。凤九拽着他询问夫子为什么要扒自己的皮。燕池悟便将夫子掉下去的大概讲了一遍,还没说到东华帝君来临的事,就见夫子气急败坏地赶了过来,凤九连忙逃命去了。

  刚转过一个弯,凤九忽然发现,东华帝君竟然站在不远处,她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,拿书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正打算继续逃命,却被夫子赶了上来,用捆仙锁捆住了她的手脚。这位满脸是伤的老夫子,这辈子都没受到过这般折辱,气得简直头顶冒烟,他指着凤九的鼻子责骂了一番,扬言要将她罚去蹲水牢。凤九赶紧陪着笑脸求情,请他看在夜枭族和比翼鸟一族向来友好的份上,罚轻一点。夫子却不为所动,执意要将她关进水牢。

  这时,东华帝君走了过来,指名要凤九服侍自己,说着便用法术将捆住凤九的捆仙锁和那叠书抄送进了夫子手中。夫子一见这阵势,仿佛明白了什么,连忙转身仓促地逃开了。

  凤九这才知道,原来不是自己看花了眼,眼前的人真是九重天上的那位帝君,不过此时她可不准备向他道谢,她还在气他半年都不来救自己出去呢,于是便说了一番狠话,扬言要和帝君打一架,将他揍成一节断松枝,虽然她也知道,真打起来,很可能是自己被打成一节断松枝似的,但是此刻,青丘狐族的威风和气节,是断断不能丢的。帝君看着凤九气鼓鼓的小模样,知道她是在使小性子,便依她所言,也将自己变作了一方帕子,称可以任由她驱使出气。

凤九捉弄夫子被罚

  凤九看着瞬间搭在自己脑袋上的那方紫色的丝帕,不禁有些不知所措,她将帕子握在手中,看着上面大气的绣花,闻着帝君身上独有的白檀香气,瞬间心情好了起来,结果一个不小心,将帕子掉在了雪地里。凤九还没来得及捡起来,便听到东华帝君的声音响起,提醒她握稳当一些,称自己怕冷。一向爱玩闹的凤九听了这话,顿时又玩心大起,她蹲下身将帕子随意地胡乱扒拉了几下,将它埋在了雪里,并故意打趣。见东华帝君不再说话,凤九便用自己刚刚踩过一脚的断松枝将帕子挑了起来,继续揶揄他,然后便将它带了回去,泡在了冰水里,揉搓了一番,接着又将其铺在案上,先是用刷子刷,后又将一只橘子在上面拍扁了,用力乱擦,好一番折腾之后,搞得那方帕子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模样,她这才又顺手将它扔进了冰水盆里。这期间,东华帝君一直没有出声,凤九不禁佩服他的顽强与忍耐力。忽然,凤九随意一瞥,发现那方帕子反面的一个角上,绣着一个小小的姬字,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,以为姬蘅从前定是送过他这样一方帕子,他十分喜欢,这才不自觉地幻化成了这样。

  第二天,相里萌拉着洁绿请凤九喝酒赔罪,燕池悟也在一旁相陪。席间,洁绿气恼地说起,每次帝君来谷中讲学,都是乐师随侍左右,这次她本来都已经闭关了,听说帝君亲临,刻便出关了。燕池悟听了这话,又惊又喜,手中的酒都洒了出来,他连忙随手抓起凤九放在桌上的帕子,胡乱将桌子擦了擦,起身跑去了帝君每次来时所住的玉林苑。凤九来不及阻止,眼睁睁看着帝君变成了抹布,心疼不已。

  燕池悟兴冲冲地赶到了玉林苑,告诉姬蘅说,东华帝君已经答应自己,从今后不会干涉自己与她来往,她已经是自由之身了。可怜燕池悟一直认为,当初姬蘅是被煦旸强行许给了东华帝君,姬蘅也是为了躲她才避到了梵音谷,迫不及待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她。哪知姬蘅却冷冷地告诉他,自己欠帝君良多,已经发下誓愿,此生长居梵音谷,只要帝君来此,自己都会随侍左右,此事与他无关。燕池悟闻言有些受伤,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又表示,就算如此,自己也愿意随侍她左右。姬蘅虽然感念燕池悟的救命之恩,对他却没有丝毫男女之情,因此不想他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,便硬起心肠,说了许多重话,故意刺伤燕池悟的心,并将他赶了出去。

  燕池悟垂头丧气地离开了玉林苑,正在信步闲逛的时候,忽然发现东华帝君在不远处的水月湖边用叠宙术和九重天上的连宋(李东恒 饰)神君下棋。燕池悟更是大受打击,他一向以为,自己的修为已经和东华帝君不相上下了,这才敢屡次和他叫板,如今见他竟然使出了只存在于传说中难度极高,且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用的叠宙术,在和天上的老友下棋,他瞬间便觉得自己彻底输了。

  此时,凤九将那块帕子蹂躏地不像样子,连颜色都掉了许多,这才消了气,她将帕子洗净了,放在火边烤着,自言自语道,等把它烤干了,自己与东华帝君的恩怨也便算是了了。这时,燕池悟没精打采地走了进来,自顾自地跟他说起了刚刚水月湖边的情形。凤九绞尽脑汁安慰了他一番,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,自己被骗了,假如帝君他老人家刚刚在湖边下棋,那这帕子根本就不是他变的,顿时气得咬牙切齿,当即怒气冲冲地去找他算账了。

  凤九一边走一边发泄般地撕扯着手中的帕子,恨不得将它扯碎了,当她杀气腾腾地赶到水月湖边时,却因为叠宙术的影响,被逼得现出了九条狐尾。凤九不禁大为泄气,觉得自己这副模样无法展现出杀气来,反而会被东华帝君认为新奇可爱。东华帝君看到了摇着狐尾的凤九,忽然觉得她十分眼熟,像是在哪里见过的样子,便问她,自己是不是曾经在她小时候救过她。一句话便让凤九心里的小火苗瞬间熄了下来,当听到帝君说,自己救她一次,她没有报恩,这次骗她一次,就算是扯平了,她小声咕哝了一句,自己早就报过恩了。

  东华帝君没听清凤九说的什么,便伸手向她讨还自己的帕子,凤九心里的小火苗又蹭蹭地窜了起来,捏起帕子问他,是不是因为这块帕子上的花是姬蘅绣的,所以他舍不得,说完便将帕子捂在鼻子上,嚣张地擤了几下鼻涕,又将它狠狠摔在地上,转身离去了,临走还对他做了一个鬼脸。

凤九发现被骗找帝君算账

  对面的连宋不禁好笑起来,跟东华帝君开玩笑说,此番他若是能将这位小帝姬哄好,自己便叫他一声爷爷。东华帝君闻言,凉凉地道,听闻太上老君最近炼出了一炉仙丹,服了可以让人选择性遗忘一些东西,改日便去讨一瓶来。连宋听了这话,顿时苦了脸,没想到一向被认为光风霁月的帝君竟有如此无耻的一面。帝君不再听他的怨诉,挥手撤掉了叠宙术,坐在太晨宫里的连宋心中很是不平,对着旁边的司命(王骁 饰)星君又发了一番牢骚。

  司命星君之所以在太晨宫,是因为之前妙义渊出现了异动,西天佛陀借着说法为由,约好与帝君商议解决之策,却因为帝君急着要在冬至时借讲学之机进梵音谷解救凤九而爽了约,司命星君不明白其中的缘由,这才跑来太晨宫打探。

  看着连宋像是被雷劈了似的,激动地吐槽帝君,司命却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,老神在在地称,帝君他老人家众多的喜好之中,便有一条是喜爱圆毛,而凤九小殿下的真身,没几人能抵挡得住。想当年,小殿下调皮,在白真(黄俊捷 饰)上神的碗里放了些巴豆,使得他足足拉了三天,而她只是小小的现了一下原形,白真上神立即就原谅了她。连宋听了这话,忽然觉得,司命星君似乎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,司命知道自己话多了,差点说露了嘴,连忙收住话头,装傻充愣起来。

  转眼到了宗学竞技赛决赛名单公布的时候,相里萌每次都是第一,对此没什么兴趣,燕池悟自认为没有那两把刷子,也不大关注,至于凤九,她觉得凭自己和夫子的关系,肯定也是进不了决赛名单的,因此她没有去看放榜的名单,直接去找夫子道歉示好去了。

  夫子一见凤九带着治风寒的药,恭恭敬敬来向自己道歉,赶忙起身回礼,搞得凤九一头雾水,不知他为何突然改变了态度。夫子与她寒暄了几句,便问起了东华帝君,凤九尴尬地表示自己不知道,并婉转地说起决赛名单的事,夫子温和地表示,竞技只是末流,她的根基还没打好,万一受了伤,自己没办法跟帝君交代。凤九听了这话,明白夫子误会了自己和帝君的关系,她不知怎么解释,只好落荒而逃了。

  凤九回去后,无精打采地趴在桌案上发呆,燕池悟见到后,便劝她去找东华帝君求情。燕池悟絮絮叨叨说了半天,凤九唯一听进去的就是,姬蘅此刻也在谷中,帝君每次来讲学,她都随侍左右,这让她的心里更加难过了,以为帝君并非专门来救自己,而只是他来见姬蘅的顺手之举而已。

  贿赂夫子这条路行不通,凤九便打算另想它法,她去找相里萌和燕池悟商量偷频婆果的事,两人听了大吃一惊,相里萌告诉她,频婆树看起来无人看管,实则它周围的四座石雕里分别藏了一条巨蟒,若有人敢打频婆果的主意,一定会被巨蟒将脑袋给拧下来。

  凤九表面上装作害怕地表示,自己只是随口问问而已,不会去拿自己的命冒险,相里萌又叮嘱了他一番,这才放心地离开了。可凤九又岂是怕事之人?相里萌走后,她独自去了解忧泉边,可她刚刚想靠近频婆树,就见四条巨蟒张着血盆大口迎面扑来。凤九自小最是怕蛇,见状很没骨气地转头逃走了。东华帝君在暗中看到这一幕,不禁勾唇笑了一下,他觉得这位小帝姬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上一集剧情(第28集)
--== 选择主题 ==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