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2集剧情

(剧情已更新到第56集,共56集)
人气:180°更新时间:2020-03-12 17:06:23

剧集选择

添加剧情
1-3233-56

第22集: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2集

  太晨宫中,东华(高伟光 饰)帝君终于醒来。他觉得自己脸颊上有一丝凉意,用手一摸,发现竟然是一滴泪水,而心中却是莫名地难过,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,梦中经历了各种劫难苦楚,可醒来却完全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。重霖仙官见自家帝君魂魄归来,欣喜万分,听说了他的怪异感觉后,便提议将司命(王骁 饰)星君叫来问一问,在凡间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东华帝君却一口拒绝了,他活了十几万年,早已参透一切,凡间的一切既已过去,再回首也是无用,他自然不会再揪着不放。

  问过妙义渊那边的情况,得知并无异状,东华帝君也放下心来,便回挥手让重霖仙官下去了。他望着自己手指尖上那一滴晶莹的泪滴,不禁有些失神,要知道,流泪这回事,在他这十几万年的生命当中,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,他心底里其实还是对凡间发生的事有些好奇的。

  连宋(李东恒 饰)神君得知东华帝君历劫归来,便第一时间赶来太晨宫探望,东华帝君又恢复了往日的毒舌模样,不动声色地将连宋好一番揶揄。连宋询问之下,得知帝君的修为只恢复了七八成,便随口道,这个结果倒还是比他之前想象的好了许多。东华帝君从连宋神君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,便问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,连宋连忙否认,之后便寻了个由头离开了。

  离开太晨宫后,连宋神君又去了司命殿,想要从司命仙君那里得到点消息,司命自然不敢透露半句,只是告诉他,东华帝君历劫遇到了些变数,只不过,那个引起变数之人,是成玉(袁雨萱 饰)元君的挚友,成玉元君一力保她,因此不能多说,更不能让东华帝君知道此事。连宋一听说与成玉有关,连忙表示明白,可他转身走了两步又不放心,踅回来问司命,成玉的那个挚友是男是女。司命望着他一副紧张兮兮的模样,简直想奉送他一枚大大的白眼,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问连宋,他是不是觉得东华帝君会同一个男人历情劫。连宋听了这话,恍然大悟,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两声,自嘲自己是关心则乱。

  聂初寅到底还是拿到了灵璧石,但他又有些纠结,拿不定主意,到底要不要将其交给渺落。这东西他已经研究了好几天,它根本没有任何功效,也不能帮自己提高法力,留在自己手上毫无用处。虽然渺落曾允诺过,等她得到锁魂玉冲破封印后,便让他统领整个魔族,可他又不相信残暴嗜血的渺落,担心到时候她不兑现承诺,自己非但不能统领魔族,只怕是连性命都要葬送。左右不是,令聂初寅好不为难,他再三思量,最终决定放手一搏。

  他将锁魂玉交给了渺落,渺落大喜过望,当即又重提当初的许诺,表示自己冲破封印,一扫八荒六合后,便让他统领整个魔族。聂初寅连忙道谢,又将东华帝君下凡历劫之事告诉了渺落,渺落不禁扼腕叹息,错过了重创东华的绝佳机会。

阿离(张茗灿 饰)奉母命哄凤九开心

  燕池悟(刘芮麟 饰)一连尝试了七种法术,终于帮助姬蘅(刘雨欣 饰)恢复了记忆。姬蘅想起了之前的事,却是痛苦难当,燕池悟倒是兴奋不已,他向姬蘅表明了自己的心迹,表示若她不想见煦旸,可以留在自己的青玄殿,想住多久就住多久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姬蘅闻言十分感动,她以为在这魔族,早就没有人真正关心自己了,想不到燕池悟对自己倒是一片真心,但她却无法回应燕池悟这份情义,便以自己需要炼制疗伤之药为由,诓他去为自己寻找草药。待燕池悟走后,姬蘅便留下一张字条,不告而别了。

  燕池悟寻到了姬蘅要的草药,兴冲冲回了青玄殿,却发现姬蘅不见了,他看了字条后,郁闷不已,便将一腔火气发到了聂初寅身上,堵住他将他痛扁了一顿。聂初寅被打得伤重吐血,连连告饶。得知燕池悟是为了他诓骗姬蘅一事打他,聂初寅连忙鼓起巧舌辩解称,姬蘅当时是自愿留在凡间的,再说自己救了她一命,足可以功过相抵了。燕池悟闻言觉得也有几分道理,便暂且绕过了他。

  姬蘅离开魔族后,辗转来到了梵音谷,用东华帝君当日教她的法术,打开了梵音谷的封印,进入了谷中。

  凤九在幽冥司住了一段时间,心情恢复地差不多了,便辞别谢孤栦,回青丘去了。临别时,她嘱托谢孤栦,替自己照看叶青缇,一旦有了频婆树结果的消息,一定要赶紧告知自己,谢孤栦一一应下,并将东华帝君历劫完成,回归九重天的消息告诉了她,凤九却反应淡淡的。

  凤九一身素衣回到了青丘,成玉元君早就在那里等着了,见了她的打扮,还以为是为了宋玄仁,凤九却告诉她,自己是为了叶青缇而穿的这一身孝。跟着东华帝君到凡间历了这一次劫回来,凤九才知道,此前自己一直嚷着要报帝君的恩,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报恩,如今自己又欠下叶青缇一条命倒是实实在在的。成玉元君见她终于开了窍,愿意放下与帝君的过往,心下甚慰。

  梵音谷要开谷了,因为之前小精卫去偷比翼鸟的仙果,得罪了比翼鸟一族,差点被人家拔光了羽毛,连累整个青丘都与比翼鸟一族结下了梁子,白真(黄俊捷 饰)担心精卫再去梵音谷寻仇,因此对他看守的十分严密。精卫好不容易才寻了个空子跑出来,见到凤九归来,高兴不已。他询问凤九在凡间可曾遇到好玩的事,凤九兴致缺缺地表示没有,小精卫却不相信,他在话本里看到了凡间好多美好的故事,不相信凤九去了这么久,都没有遇到一件。

  凤九不想多提凡间那段让自己心酸的经历,连忙转移话题,询问自己不在的这几天,有没有被爹爹发现端倪。小精卫表示,白奕上神云游未归,白浅上神忙着大婚的事,青丘诸位没人顾得上关注她。凤九闻言,这才想起姑姑要大婚了,想着她的婚礼上,一定会有好玩的事,便转身去找白浅了。

  此时,白浅正在为了即将到来的大婚繁琐的礼仪而伤神,她不知道凤九去凡间追随东华帝君历劫的事,见到凤九头上的白簪花,却知道这是凡间为至亲之人守孝的旧习,后又发现凤九带着一身被法术反噬的伤,便关心地询问起来。凤九不敢多说,只说自己去凡间报恩了,总要受点伤方显诚意。

沧夷神君一见凤九惊为天人

  白浅自然看得出凤九没说实话,当即提醒她,这一身伤青丘有法子医治,但是心病还须心药医,她是青丘未来的女君,是万千子民仰赖的存在,行事为人切不可给青丘丢脸,若是受了什么委屈,一定要说出来,自己虽然要嫁到九重天去了,但青丘一向奉行帮亲不帮理,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会替她兜着。凤九闻言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,她不想在姑姑面前落泪,便寻了个借口跑开了。

  白浅望着侄女偷偷抹泪的背影,知道她此番是伤了心,本来想找自己说说心里话的,不过临时改变了主意,便让小阿离去逗凤九开心。小阿离高高兴兴地领命而去,出门时,正巧撞在了带着一大叠册子过来的青丘狐后身上,狐后也看出凤九自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,当下许诺阿离,若是能哄得凤九开心,便给他做好吃的,并让他在青丘多待三个月,不用做课业,自由自在地玩儿。小阿离听了,拍着胸脯表示,这件事包在自己身上。

  凤九知道小阿离此来是姑姑指派的,她不想让亲人担心,便假作开心地带着小阿离疯玩。这天是青丘庙市的日子,凤九让小阿离扮作女装,自己则换了一身衣裳,戴上了帷帽,两人相携去逛庙市。在庙市上,凤九无意间救下了一个险些被玩杂耍的旗杆砸到的少年,那少年询问她的名字,凤九本不想表露身份,哪知小阿离恰在这时跑过来,叫了一声“凤九姐姐”,将她的身份说破了,众人闻听,连忙跪地叩拜,凤九见玩儿不成了,连忙拉着小阿离回家去了。这一幕被前来青丘游历的沧夷神君看到,他对这位未来的青丘女君甚感兴趣。

  夜华与白浅大婚,不但是青丘的大事,更是天族难得一见的大喜事,连宋神君被指派操持婚礼,此后还有千花盛典,连宋神君忙得不亦乐乎,但他还是忙里偷闲,一直默默关注着成玉元君。见她近日总是闷闷不乐,连宋神君便以事务繁忙为借口,去请她与自己一起操持千花盛典,并借机动手动脚,顺便在言语上讨些便宜。成玉元君不想与这位风流成性的三殿下过多纠葛,连忙表示,自己只不过是被天君封了个元君的虚号,统管瑶池芙蕖,本是一介闲散神仙,哪里比得上他元极宫中那些有品阶的上仙。连宋神君不依不饶地纠缠,连守门的神将也暗戳戳跟着打趣,成玉元君气得夺过了连宋神君平日不离手的折扇,掷在地上摔作了两节,警告他不许再占自己的便宜,说完气冲冲离开了。

  连宋神君连忙追上去,没话找话地开解成玉元君,可话不过三句,又故态复萌,成玉元君被他的轻佻惹恼了,当即施法,用荷花池里的水浇了连宋神君一头一脸,给他淋了个透心凉。连宋神君非但不恼,还一本正经地暗示守门神将,将此事散布出去,好让整个九重天都知道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。

上一集剧情(第21集)
--== 选择主题 ==--